洛阳71岁老太照顾卧床老伴 16年如一日不离不弃

2016年05月27日00:00

来源:大河网-大河报

 洛阳71岁老太照顾卧床老伴 16年如一日不离不弃

   高山花给老伴擦洗

洛阳71岁老太照顾卧床老伴 16年如一日不离不弃

   高山花整理蔬菜

  □记者李曼文图

  核心提示|近年来,中国优良传统文化和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传承与弘扬更被社会重视,在国家领导人的一系列讲话中不难发现,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里,也内在地包含着中华优良传统文化与传统美德的繁荣和复兴。

  在洛阳市洛龙区李楼乡,也有这样一个凝聚着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和谐家庭,老伴常年卧病在床,妻子不离不弃悉心照顾16年毫无怨言。在他们的影响下,儿女们和谐相处、互帮互助从未有过争端,一家人的日子虽然清贫,但是和睦的家庭却让亲朋好友格外艳羡。

  工作路上意外病倒

  “我老伴年轻的时候是高材生,非常能干。”时至今日,说起老伴,高山花依然充满自豪。高山花是洛龙区李楼乡桃园村人,今年71岁,她的老伴名叫杜通运,今年已75岁高龄。年轻的时候,杜通运是桃园村里出了名的读书人,在上世纪60年代人才匮乏的乡村里,杜通运凭着自己的毅力和努力顺利结束高中学业,考取了武汉大学。然而世事弄人,正当杜通运憧憬着大学生活的时候,家庭的变故和身体的原因让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个难得的机会,留在了桃园村。

  每当提起几十年前的往事,高山花还在为自己的老伴感到委屈,“多好的读书人呀,就这样留在了村里,和他同时期考上大学的同学们现在都有了不小的成就。”既然上不成大学,杜通运就专心留在村里担起重任,工作不到两年,杜通运就被村民推举为村支部书记,而这一干就是30年,直到意外发生。

  2000年3月16日中午过后,杜通运像往常一样到老城区几家工厂为村里洽谈合作,顶着正午的骄阳,再加上连日的劳累,让杜通运失去往日的精神,他走得比往日慢了许多。当行至中州路与新街交叉口的洛阳东华大酒楼门前时,杜通运忽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之后就倒在了地上。随即,他被同行的人送进医院,医生诊断为突发性脑出血。当晚,医院即为杜通运下达了病危通知书。经过几天的抢救,杜通运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。

  瘦弱之躯独自承担

  震惊、伤心、无措,看着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老伴,高山花脑子里一片空白,而这距离她自己突发脑出血还不到一年的时间。拖着还未恢复的身体,生性好强的高山花向家人隐瞒下所有的身体不适,承担起照顾老伴的所有任务。亲戚朋友都劝高山花放一放,让孩子们分担一些照顾父亲的责任,但是看着还在为生活奔波的孩子们,高山花说不出的心疼,“我自己没给孩子们带来什么好条件,这个时候,真不想拖累孩子们的生活”。

  半个月的住院时间,高山花衣不解带守在杜通运的病床边。喂饭、翻身、擦洗,这些看似简单的动作,也让处于脑出血恢复期的高山花难以消受,往往是给杜通运喂过饭后自己就再没力气去吃饭。但即便如此,高山花每天过得依然快乐,“看着老伴在床上躺着还是好好的一个人,我就放心了,我就还有个伴有个依靠,还有动力继续和他努力生活下去”。

  虽然杜通运被抢救回来了,可是每天都在增加的医疗费,让这个清贫的家陷入了困境。不忍心让老伴受苦,高山花就从自己身上抠出一分一厘,舍不得买饭,她就从医院奔波几十分钟赶回家里做饭,趁着热乎再返回医院喂给杜通运。舍不得床位费,高山花就在病床旁边打个地铺,虽然每天都睡不安稳,可她也从没有说过一个累字。尽管省了又省,杜通运的医疗费仍如一个巨大的黑洞无法填满。

  艰辛辅助老伴康复

  正在高山花面对高额医药费一筹莫展时,杜通运的同事和同学们纷纷赶到医院慷慨解囊,一些身在外地的同学也赶回洛阳为杜通运筹集医疗费。医疗费顺利解决,杜通运也回到了家中,可是看似重归平静的生活,对高山花和杜通运来说却只是刚刚开始。

  一边照顾老伴一边操持家务,高山花的身体逐渐恢复过来,但是严重的后遗症却让杜通运失去了行走和生活自理的能力,每日只能卧床等待高山花的照顾。最初,杜通运并不适应每日卧床不起的生活,总是在高山花空闲时央求她扶自己下床走走。为了满足老伴的要求,也为了让老伴的身体有所恢复,高山花特意缝制出两副结实的护具,将杜通运绑在自己身前,一步一步带他在屋子里面活动。

  即便清楚杜通运恢复健康的希望十分渺茫,高山花依然带着他走上了康复之路。住不起正规的康复医院,高山花自学康复知识,在家里给老伴进行康复锻炼。每天,只要忙完家务,高山花就给杜通运进行全身按摩,空闲时间她也将老伴绑在身上带着走动。但是,比起高大的杜通运,瘦弱的高山花想要带着老伴一起活动谈何容易,每一步挪动几乎都耗尽了高山花所有的力气,“经常带不动他,有一次实在是没力气了,失手让老伴摔在了地上,真是让我后怕”。高山花说,正常人摔倒可以有所躲避,但无法活动的老伴只能重重摔在地上,看着老伴身上的伤痕,高山花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更加细心。

  除了日常康复,高山花还到处打听能够医治老伴的医院,只要得到消息,她就拿出辛苦攒下的积蓄,带着老伴奔赴医院。那些年里,家和医院成了高山花的日常,至今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去过多少家医院。

  自强自立生活继续

  “一是年纪大了不愿意再让他受罪,还有就是经济确实困难,承受不起。”几年的康复之路,杜通运的身体并没有在高山花的预想中有所好转,反而因为年纪的增加活动能力逐年变差。同时,随着儿女们各自成家,高山花更加不愿拖累他们,种菜卖菜就成为她和老伴几乎全部的经济来源。

  每天5点左右就起床,给老伴翻身、擦洗,准备好早饭并喂下后,高山花就匆忙赶到菜地。种菜、除草、浇地、采摘,几个小时转瞬而过。临近中午,高山花放下工具就往家赶,先为老伴清理身体安顿舒服,紧接着就开始准备午饭。老伴吃不下过硬的食物,高山花每天为他准备好手擀面,蔬菜、鸡蛋一样不落地细细煮碎。午饭过后趁老伴午休,高山花马不停蹄再次赶往菜地劳作。每当看到头顶烈日劳作的高山花,邻居们都劝她过了正午再下地干活,可高山花却不以为意,“我本来就一个人不如人家快,再歇一歇回家就更晚了,老伴要着急的”。

  而每次要到城里卖菜时,高山花往往都会忙到凌晨一两点,“要挖菜、整理然后捆扎,收拾干净整齐了才有人愿意买”。去得早,菜新鲜便能卖上不错的价钱,于是凌晨3点,刚躺下没多久的高山花就准备出发卖菜了。

  一辆三轮车,50斤蔬菜,两块干粮就是高山花卖菜时的全部装备。和其他卖菜人不同,高山花满脑子想的是赶紧卖完回家,“家里还有老伴呢,我得赶紧回去”。于是,在她的摊位前经常出现顾客定价的情况,“我就跟他们说看着给就行,只要能早点回家给多少都行。”然而即便如此辛苦,一车蔬菜也并不能卖出好价钱,好时四五十块钱,差的时候也就二十多块钱,可高山花每次都能欣然接受,“只要能卖钱我就很高兴,钱虽然少但是我可以一点一点攒起来,不怕”。

  16年的时间里,除了卖菜,高山花没有迈出过村子一步,就连逢年过节走亲戚,高山花也都是来去匆匆,从不多作停留,在她心里,独自躺在家里的老伴才是最需要她的人,“别人谁照顾我都不放心”。高山花说,老伴虽然身体无法活动,但是头脑还非常清醒,每天只要看到她就会呜咽不清地努力说话。

  采访中,高山花最常说的话就是“我这个老伴真好”,这么多年不管照顾得好或者不好,老伴从来都没有一句抱怨,心态非常乐观。她说,她对以后的生活并没有太多奢望,只要老伴能够健康,一家人能够一直和和美美就是她最大的心愿。

编辑:首席编辑娄恒